<span id="zb5j3"><span id="zb5j3"></span></span>
<noframes id="zb5j3"><form id="zb5j3"><th id="zb5j3"></th></form>

<noframes id="zb5j3"><form id="zb5j3"></form>
<address id="zb5j3"><listing id="zb5j3"><meter id="zb5j3"></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zb5j3"><form id="zb5j3"><nobr id="zb5j3"></nobr></form>

<address id="zb5j3"><listing id="zb5j3"></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b5j3"><form id="zb5j3"><nobr id="zb5j3"></nobr></form></address><noframes id="zb5j3"><address id="zb5j3"><nobr id="zb5j3"></nobr></address>
<address id="zb5j3"></address>

    <address id="zb5j3"></address>

    新聞動態

    聯系我們

    廣西鶴農之星化工有限公司
    地址:廣西南寧市科園大道68號東盟慧谷5棟502室
    咨詢電話:0771-4866597
    E-mail:hn@gxhnhg.com

    草甘膦處境堪危,仍頻頻遭遇被禁風波!

    中國農藥網 admin 2019-05-16 17:44:52  點擊:

      草甘膦應用40多年來,它憑借易降解、性價比高及殺死一些頑固性惡性雜草的優勢,為農業生產做出巨大貢獻。

      即便如此,草甘膦仍頻頻遭遇被禁風波!

      近期,世界各地采取措施限制或者禁止草甘膦的條令此起彼伏,包括美國、加拿大、法國、印度、越南、阿根廷、比利時、巴西、荷蘭、新西蘭、瑞士等十多個國家都不同程度地涉及,令草甘膦處境堪危。

      草甘膦處境堪危,仍頻頻遭遇被禁風波!


      致癌是非論


      據了解,草甘膦占全球農藥總用量的15%左右,是全球產量最大的農藥原藥, 已連續多年占據世界農藥銷售額的首位。

      多年來,在農藥界一枝獨秀的草甘膦,爭議不斷,大多和癌相關。

      但是,經過長時間和多方論證,草甘膦是否致癌還在“不大可能”和“很可能”的層面打轉轉。目前也沒有板上釘釘的證據證明草甘膦是因,癌癥是果。不過草甘膦確實增加了致癌風險,可以算做癌癥病因。

      總之,草甘膦致癌說之所以深入人心,原因有二,一是使用量大,二是和轉基因有著說不清的關系。

      理性來說,沒有轉基因作物,草甘膦一樣是有使用空間的,但僅只限于出苗之前使用,如果莊稼長出來再用,有可能導致莊稼死亡。但抗草甘膦轉基因不一樣,莊稼出苗照樣可以用,這樣的結果是草死莊稼不會死。有人說,全世界80%左右的轉基因作物就是為抗草甘膦設計的,如果沒有量身打造的轉基因作物,草甘膦用量是很有限的。

      所以,不難看出,當草甘膦和耐草甘膦轉基因作物一一對應時,無疑加大了農民的心理依賴惰性,從而一而再地增大草甘膦用量,忽視了除草的綜合治理手段,導致超級雜草和轉基因作物中草甘膦殘留量不斷增加,以至于多國政府不得不將殘留限量一再提高。所以,草甘膦的致癌可能性就和轉基因作物的安全性糾纏在一起,剪不斷。

      2017年,孟山都與美國環保署的內部通信曝光了草甘膦有毒性的事實,孟山都方面也承認了(農達)草甘膦可能致癌并對人體健康造成其他傷害。

      實際上,據多地報道顯示,草甘膦的危害遠非如此。草甘膦不但影響大腦乙酰膽堿酯酶的活性,降低肝糖原水平,升高肌肉和肝臟的乳酸水平,對大腦智力或精神活動有影響,還有可能導致不育癥、再生障礙性貧血等癥狀。

      鑒于以上原因,草甘膦是非不斷,從未停止。


      被禁的爭議


      兩年前,百草枯一紙禁令萬千農戶唏噓不已,在滅生性除草劑領域,本就“人丁不旺”,如果草甘膦再被禁,必然再起風波。

      重要的是,在除草劑領域,草甘膦暫無理想替代產品。

      而且,根據近兩年的表現,草甘膦行業洗牌期加劇,作為世界上使用噸位最大除草劑,其優良的效果和較高的性價比是其他除草劑不可替代的。

      據我們了解,當前也沒有哪一種潛力除草劑有希望完全代替草甘膦。同時,隨著百草枯的全面被禁,滅生除草的需求更加需要草甘膦來獨擋一面。如果草甘膦被禁,種植戶除草成本將大大提高。

      另外,雖然國際上“禁用令”呼聲很高,但真正禁止的國家非常少,從歐美等國家情況來看,草甘膦短期內被禁還不太可能。雖然說草甘膦有可能對于生態多樣性有影響,草甘膦仍舊是相對安全可靠的除草劑。

      至于很多人對于草甘膦持有“否定”態度,這很正常,這一定程度上會促使更多研究者和專家去深入了解草甘膦,從而使得草甘膦更好為人類服務。


      產品的宿命


      這幾年,國內禁止的農藥越來越多,許多曾為農業生產發揮巨大作用的產品因為不同原因紛紛遭遇禁用或限用,不免令人惋惜。

      對草甘膦來講,從1974年應用至今,經久不衰,在農藥領域堪稱神話,然而,它已經不年輕了,即便不是因為致癌等對人類健康存在風險,它的抗性已經十分嚴重,生命已然走到了暮年。

      對于那些曾在草甘膦面前不堪一擊的雜草,如通泉草、鴨跖草、黃鵪菜、馬齒莧、鼠曲草、鐵莧菜、田旋花、苣荬菜等,目前草甘膦已經對它們束手無策了,特別是牛筋草更是無計可施。與此同時,草甘膦還經受著產能過剩、價格波動、廠家競爭、環保高壓、負面新聞等問題的重重纏繞,命運多舛。

      所以,有人認為,在百草枯被禁限的情況下,草甘膦因為如上劣勢,在爭奪空白市場的競爭中,可能不敵草銨膦。但是從成本來考慮,草甘膦空間還是很大的,一噸草甘膦價格在2.5萬左右,一噸草銨膦價格大約在15萬,價格上的差距就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在農業領域應用層面,草甘膦主要的核心困境是抗藥性。目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混配使用成為一個不錯的對策。與苯氧羧酸類除草劑如2,4-滴等混用,既可以提高雜草防效,也解決了難防雜草問題。也可以與一些土壤處理活性高的除草劑混用。這樣既能顯著延長除草劑的持效期,又可以節約重復施藥成本,減輕雜草危害。

      最后,筆者想表達的是,新舊交替是不可逆轉的趨勢,草甘膦未來有一天被取代也實屬正常。當下果園生草正盛,不用除草劑也許會成為將來一個趨勢。無論如何,對于草甘膦的命運,是被禁止還是被市場淘汰,那都將是一個漫長的時間,我們唯有拭目以待。

      我們要意識到的是,農藥是一把雙刃劍,任何農藥都不可能保證百分之百安全,它們在給生產生活帶來方便的同時,免不了給環境、人身健康等方面造成影響,所以一定要嚴格按規定使用,切記不可隨意,否則一旦造成環境污染,損失將不可挽回!


    在線留言
      提交留言
      在線客服
      • 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